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顰兒教詩



前天剛過了的大暑、 是今年夏季最後一個節序



按照古代流傳的說法、 大暑要熱透、 才會有一個好冬年的

難怪前幾天異常酷熱、 又雷電交加的下了好大的雨




近來、 外面氛圍也是沸沸揚揚的悶氣

不若閉門看看書、 在書中尋一些清涼新意




紅樓夢第四十八回、 描寫香菱求黛玉教她作詩




黛玉道:「不過是起承轉合, 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

平聲的對仄聲,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若是果有了奇句,

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




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一本舊詩,偷空兒看一兩首。

又有對的極工的,又有不對的。

又聽見說『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

看古人的詩上竟有二四六上錯了的。所以天天的疑惑。

原來這些格調規矩竟是末事,只要詞句新奇為上。」




黛玉道:「正是這個道理。詞句究竟還是末事。

第一是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

這叫作不以詞害意。」




香菱笑道:「我只愛陸放翁的詩,有一對:

『重簾不捲留香久,古硯微凹聚墨多。』說的真切有趣。」




黛玉道:「斷不可這樣學的詩。你仍因不知詩,

所以見了這淺近的就念。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




我這裡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讀一百首,

細心揣摩透熟了,然後再讀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

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裡先有了這三個人作了底子,

再把陶淵明、應瑒、謝、阮、庾、鮑等人的一看,

你又是這樣一個極聰敏伶俐的人,

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





曹雪芹藉顰兒對香菱的「詩教」、 也著實簡略了些

只是將作詩的要點指出來、 立意最重要、意為主、 修辭次之、詞是從屬

可並未把詩的各種體裁細緻說明




古體詩與近體詩、 平仄格律也不大相同

她也許該先把律詩和絕詩的體裁格式列出和說明

可見當時她主要是教香菱造律詩了、能把律詩造好、其他好辦吧




顰兒所說的起承轉合中、 「承」「轉」是兩副對子

純指近體詩中的律詩而言

對仗的種類很多、 也不是「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所能概括




香菱說的「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法則、也並不適用於五律

五律的「三」要論、 七律的「五」要論

這些、 顰兒都並未加以糾正




要知道大匠不因拙工廢繩墨、 對初學者而言

也是有規矩始能成方圓呢




取法乎上、 僅得其中、 就這個上頭

顰兒說先讀唐代名家詩作基礎、 是正確的、 積學以儲寶嘛




讀過唐詩、 知其堂奧、 再讀六朝詩、 以贍其詞

也正是學詩的康莊大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