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女女男男



聽過有人說、 女生之間的友誼非常脆弱、 經不起風雨洗煉




對於這樣的說法、 作為女性的我自不敢苟同

只不得不承認的是、 女性似乎較愛面子、 也較愛爭強攀比一些




有著這麼些性格上的弱點、 同性之間的情誼

也就常常受到誤解和嫉妒心的考驗了




可是、 能通過這些微妙考驗的友情、 卻又柔靱細緻無比

以下這闋詞、 就覺得是描寫女子對摯友關切情狀的代表作:




顧太清   《江城梅花引・雨中接雲姜信》

故人千里寄書來,快些開,慢些開,不知書中安否費疑猜。

別後炎涼時序改,江南北,動離愁,自徘徊。

徘徊徘徊,渺余懷,天一涯,水一涯。

夢也夢也,蓉不見,當日裙釵。誰念碧雲凝佇費腸迴。

明歲君歸重見我,應不是,別離時,舊形骸。




男子之間的情誼、 卻又不同於女生之間的那麼純一

該怎麼說呢、 總覺得有一種較複雜的死生契濶




表面洋洋灑灑、 內裡也帶著淚水的吧

我們看水滸傳、看兄弟們從肝膽相照、群豪聚義乃至一一離散

也不禁黯然歎喟




很想一再分享以下兩闋詞、 也是描述男子友誼的名篇

讀之每每潸然淚下




顧貞觀       ~ 金縷曲《其一》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

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

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

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

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


置此札,君懷袖




顧貞觀        ~ 金縷曲《其二》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

宿昔齊名非忝竊,只看杜陵窮瘦。

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

千萬恨,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

詞賦從今須少作,但願得河清人壽,

歸日意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

言不盡,觀頓首。






註: 顧太清與納蘭性德、可說是滿族男女詞人的魁首。

許雲姜是顧太清的摯友、好友離開北京抵達德清、太清對其十分懷念

這是太清收到許雲姜到達德清的信後作的一首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