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絮飄揚



在這木棉飄絮的日子、 人也有點恍恍忽忽




得知文學家楊絳先生辭世的消息




心內慽然、 感佩先生品格風範、 高貴從容

經歷世局風雲變幻、 個人命途離舛




並不消磨她的良知與操守、 也沒改變她平淡沖和的初心

永遠帶有一種卓越的人生追求




直至年邁仍孜孜不息地筆耕、 潛心一志完成了多部著作




其作品有一種洞悉世事的深刻、 也有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





回顧先生的話語、 充滿睿智、 可以一讀再讀、 細味再三:




月盈則虧,水滿則溢,

我們的愛情到這裏就可以了,我不要它溢出來。


《洗澡》






人間不會有單純的快樂。 快樂總夾帶着煩惱和憂慮。

人間也沒有永遠。

我們一生坎坷, 暮年才有了一個可以安頓的居處。

但老病相催, 我們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盡頭了。

《我們仨》




一九九七年, 阿瑗去世。

一九九八年歲末, 鍾書去世。

我們三人就此失散了。 就這麽輕易地失散了。

『世間好物不堅牢, 彩雲易散琉璃脆』。

現在, 只剩下了我一人。」

《我們仨》




一個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 也不用傾軋排擠,

可以保其天真, 成其自然, 潛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

《將飲茶》




人家掛着窗簾呢, 別去窺望。

寧可自己也掛上一個, 華麗的也好, 樸素的也好。

如果你不屑掛, 或懶得掛, 不妨就敞着個赤裸裸的窗口。

不過,你總得尊重別人家的窗簾。

《窗簾》






少年貪玩,青年迷戀愛情,

壯年汲汲於成名成家,暮年自安於自欺欺人。

《走到人生邊上》





聲名, 活着也許對自己有用, 死後只能被人利用了。

我已經走到人生的邊緣上,再往前去,

就是『走了』、『去了』、『不在了』、『沒有了』。

中外一例, 都用這種種詞兒軟化那個不受歡迎而無可避免的『死』字。

《走到人生邊上:自問自答》




一個人經過不同程度的鍛鍊,

就獲得不同程度的修養、 不同程度的效益。

好比香料, 搗得愈碎, 磨得愈細, 香得愈濃烈。

《一百歲感言》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 到最後才發現:

人生最曼妙的風景, 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 到最後才知道:

世界是自己的, 與他人毫無關係。

《一百歲感言》





謹以 先生一首翻譯英國詩人蘭特的詩、 作深深悼念:

我和誰都不爭, 和誰爭我都不屑;

我愛大自然, 其次就是藝術;

我雙手烤著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準備走了。

~~~

原詩是這樣的:

On His Seventy-Fifth Birthday
by Walter Savage Landor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



重要著作

小說:

《洗澡》2014
《洗澡之後》

散文:

《幹校六記》1981
《將飲茶》1987
《我們仨》2003
《走到人生邊上:自問自答》2007
《楊絳散文集》2015

譯作:

《吉爾‧布拉斯》法國文學名著
《小癩子》
《唐吉訶德》史上第一個從西班牙語原文譯出的漢語全譯本
《斐多:拍拉圖對話錄之一》

話劇劇本:

《稱心如意》
《弄真成假》
《遊戲人間》
《風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