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生與息



草木生來皆造化、 去留開落豈由人





早前造的一首小詩、 就有這麼的兩句




有朋友看了問我怎麼這般消極悲觀、 我說不是呀

非但不是悲觀、 而且、 更自認為是一種頗達觀的想法呢








萬物生長都有一個週期、 就如同四季輪替

潮退潮長、 日出日落、 月缺月盈







週而復始、 循環不息、 不會因人的意願而改變

重要的是我們持怎樣的態度去面對





每天、當第一線陽光灑落大地

不論是山澗幽谷、 或是城市路邊道旁




 千千萬萬個小草花蕾、 正等待著盛放

迎接它們一生中唯一的美妙一刻






有人說、 人一生下來、 就已一步步面向死亡走去

這種朝生暮死的哲學、 沒有比花兒的演繹更洽當了




這一點也許它們早洞悉了、 也許不

也不用為著証明自己來過這個世界





要証明也証明不來、 因為它們的生命太短暫、也太渺小了

一切都似乎來不及去做




甚至有許許多多小花小草、 連名字我們都不知道





它們仍是高高興興的傾盡全力做了最好的準備

迎接一段、 如同插曲般短暫的生命




這不正正就是很達觀的一種哲學思維嗎

我就常常因為它們的頑強生命力而得到啟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