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該鳥了



自從「憤怒鳥」走紅之後、「鳥」字也迅速火熱了起來


似乎凡是形容開始或完結的、 都用上個「鳥」字替代了「了」!



~   你總是飛得那麼高、那麼快、我怎能跟得上!  ~




於是、開始鳥、開懷鳥、傷心鳥、死心鳥、

出頭鳥、出洞鳥、同化鳥、神化鳥….. 滿天的鳥


即使近在咫尺、也不能再走近你一步  ~


這個有趣的諧音遊戲、也玩得挺全面的!

雖然、「鳥」與「了」字、發音上還是有著「N」與「L」的分別的

是太細微的枝節了、管他呢! 這世代有趣就好

許是生活太累、 來點無關宏旨的諧音玩笑、 也無傷大雅吧


背面與正面。慢著、這算是正面嗎、是側面!...可我這樣才叫正視你呀  ~


初夏時節、荷花已拍攝許多、看了許多了吧

按照花鳥蟲魚…..的次序、 輪著來說、也該鳥了!


這麼違反地心吸力、站得穩嗎、總得抓著點什麼、累嗎...也許是我問題太多了些  ~

  
所有事情、都有個開始和完結的吧

難怪、 曹公雪芹教的「好」「了」二字、就是好使!



~  道理總是容易明白的、只是、要能做得到可就…  ~


該了的時候、就該好好的「了」了!

就像四季的交替、總不能天天都是早春光景的呀



~  就這麼保持著距離、遠遠地聆聽我在樹上的歌聲不好嗎  ~








也但願….. 即使不是開始得很好的事情、當它要告一段落

或是最終要完結的時候、 都能有一個不錯的句號吧






若是這樣也不能夠的話、 只好說

也不白走這麼一趟、 到底嚐過紛紛的人生五味了


~~~


新版 《捲珠簾》 作词:LUNA / 劉歡   作曲:霍尊   演唱:霍尊



鐫刻好 每道眉間心上

畫間透過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黃 (千家文盡泛黃)

夜静謐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夢中徘徊 (拂袖起舞于夢中嫵媚)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戀 梨花淚 (猶眷戀 梨花淚)

静畫红妝等誰歸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胭脂香味

捲珠簾 是為誰

不見高軒 (啊 髙軒霧褪)

夜月明 此時難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淚)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细雨酥潤見烟外绿楊)

悄悄喚醒枝芽 (倦起愁對春傷)

聽微風 耳畔響 (残燭化曉風涼)

嘆流水兮落花傷 (歸雁過處留聲悵)

誰在烟雲處情深長 (天水間誰撫琴斷腸)





*** 註: 本篇是 2012 6 21 日雅虎舊文、整理及加入背景音樂後重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