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甘肅偶拾補遺《一》

  

   
地理常識並不豐富的我、 只孩子氣地覺得、 地圖上
 
甘肅省的形狀、 看來有點像香港的長洲
 
與個啞鈴差不多、 兩頭大而中間狹長
 
大概、 也因著那中間比較狹長的部份、 才成就了河西《走廊》一名的吧
 
  
 
 
 

而河西四郡: 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就從東至西的排列在「走廊」之上
 
甘肅省、 簡稱甘或隴、 地處一省中部咽喉位置的張掖與酒泉
 
分別古稱甘州、 和肅州
 
「甘肅」亦因此二州而得名、 省會是蘭州
 

 
 
 
 


 
 
西邊滾滾黃沙的敦煌、 現名雖然感覺「盛大輝煌」、 古時就稱為沙州
 
東面的武威、 原是為著漢人於匈奴人家門口打的勝仗
 
 
耀武揚威而有的稱謂、 古名是涼州。 都是很形象鮮明的地名
 
 
 
 
 
 
又、有趣的是、 這「啞鈴」兩端的兩大縣區
 
東邊接近省會蘭州的、 稱為「定西地區」
 
西邊接近敦煌與沙丘地帶的、名為「安西地區」
 
可想這些邊疆之地、 常有外族犯境、 戰亂頻繁吧、也不虞細表了
 
 
 
 
 
 
 
只今天看來有趣的是、 這安西之名、 早於漢代已沿用
 
想那漢朝文修武治、 對外自是足以「安西」的
 
可到了南北朝、 吃敗仗的次數多了
 
邊疆不靖、 大概就歸咎到這諧音「安息」的安西一名的頭上
 
到隋代終究按捺不住、 把這灰頭土臉的地名、 改為盛產瓜果的「瓜州」
 
 
 
 
 
 
 
後來唐朝國力強了、 又把安西一名改了回來
 
至「安史之亂」後、 有人認為這名堂再次犯上諧音的不吉利毛病
 
又一次易名、 還叫瓜州
 
 
 
 
 
 
一個地名、 如此四次三番地翻來覆去的改動、 而又萬變不離其宗
 
似乎彰顯了、 古今對名字的迷信與重視
 
 
 
 
 
 
 
~~~
 
大漠風沙
 
武威張掖復安西
 
嘉峪陽關眼欲迷
 
驚起明駝鈴響徹
 
茫茫沙磧與天齊
 
~~~
 
 
 
喜歡欣賞名字、 不論人名地名書名、 都同樣具有吸引力
 
回頭看、 這些地方名字的古今對應、 都很有趣
 
 
 
 
 
 
 
也讓我在欣賞詩詞的時候、 因為對地理位置多一點認知
 
從而、 對古詩詞有更多理解、 也明白一些名詩與詞牌的出處
 
《涼州詞》、 《八聲甘州》、 《西涼伎》
 
 
 
 
 
 
也更能體會詩人的境況和思緒
 
這天就讀到一首前人佳作、 把個大漠黃昏形容得美的
 
 
 
 
 
 
 
~~~
 
平沙夜月    ~ 清‧張玿美 ~
 
雁塞沙沉一掌平、 夜來如水漾輕盈
 
笳聲不動霜華靜、 練色如新玉宇清
 
鵰落寒隈河欲曙、 兔眠深窟月長明
 
黃昏每晃三秋影、 一碧無垠萬里晴  
 
~~~
 
 
  
 
 




註 : 這是重貼 2013 年 8 月 27 日在雅虎發表的網誌原文、

 
 也是在雅虎發表的最後一篇、


就以此篇... 為舊網誌作個告別吧!